<address id="fb9v7"></address>
<sub id="fb9v7"></sub>

<form id="fb9v7"><nobr id="fb9v7"><meter id="fb9v7"></meter></nobr></form>
       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竹子-廣州的空間 > 博客
      比特大陸兩位創始人爭權大結局,公司控制權多次反轉的關鍵三步 ...
      2021-03-09 21:17:19

      比特大陸兩位創始人的控制權爭奪戰終于大結局了,吳忌寒曾說:比特大陸注定成為商業史上公司控制權爭奪的經典案例。

      2021126日吳忌寒自己公布:兩人的分歧終于以友好、建設性的方式得以解決。

      1. 詹克團以6億美元價格收購吳忌寒團隊部分股份。

      2. 吳忌寒辭去比特大陸董事長和CEO職務,比特大陸董事會共5人,詹克團提名3人,吳忌寒提名2人,分管風險控制和內部審計(朱翔和劉建春)。

      3. 比特小鹿和海外礦場從比特大陸剝離,由吳忌寒擔任董事長。

      注:吳忌寒仍是比特大陸前三大股東之一。

       

      吳說區塊鏈還說:

      1. 詹克團和吳忌寒兩位創始人在2021116日簽署和解協議。

      2. 兩人和解后,投資人要求比特大陸在2022年底前上市,估值不低于50億美元。

      2. 拆分到吳忌寒陣營的BTC.com礦池,已以置換10%股份的方式賣給500.com彩票網。

       

      202134日,北京比特大陸的法定代表人由吳忌寒變更為詹克團。

      可和解方案在春節前就交割了,為何一個多月后才變更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股權道”發過7篇關于比特大陸控制權爭奪的文章,竹子也參與了其中的一點過程。

      下面來分析整個事情的經過,回顧兩位創始人爭奪公司控制權多次反轉的關鍵三步操作。

       

      一、比特大陸成為全球行業第一

      201310月,詹克團和吳忌寒一起創辦比特大陸,多年來兩人任聯席CEO、聯席董事會主席,這種情況也挺少見的吧。

      2017年隨著比特幣價格上漲,比特大陸也進入高光時刻,礦機銷售收入從2016年的2億美元大幅增至2017年的23億美元,一年增長10多倍,占全球3/4的市場份額。

      2017年比特大陸的總營收是25.1億美元,利潤高達9.5億美元。

       

      二、比特大陸上市受挫

      賺大錢的2017年,比特大陸卻找投資人融資了0.5億美元,投資人包括紅杉資本、創新工場等知名機構。

      2017 11 月宣布調整戰略方向:全力轉向人工智能AI芯片領域,淡化礦機公司的印象。注:可AI芯片是很燒錢的行業哦。

      在申請上市之前,2018年中比特大陸進行了兩輪融資,2個月后的20189月申請到香港上市,但三大礦機公司申請香港上市都不成功。

       

      比特大陸在完全不缺錢的時候進行融資,據說是為了推動上市。

      結果是融了資,卻沒能成功上市。

      而已經在香港上市的海底撈,在上市之前完全沒有進行過融資,因為海底撈不缺錢,創始人張勇不想被投資人牽著鼻子走。

       

      不僅在不缺錢的時候融了資,比特大陸還在這么有優勢情況下和投資人簽了對賭協議,規定如沒滿足5年內(20222023年?)上市、且市值高于融資估值的某個數,可要求創始人回購。

      寒總說,當時覺得不難做到,就同意對賭了。

      可惜未來是不可預測的,當時覺得不難實現的市值,未來可能N年后都不一定能做到了。

      后來兩位創始人爭奪公司控制權,采取措施時不得不考慮會不會觸發對賭規則。

       

      注:后來兩人爭奪公司控制權,據說最后是紅杉的沈南鵬出面協調。

      而投資人也同意改變對賭條款,大幅降低上市的市值要求。

      這算是找投資人融資的好處之一吧。

       

      三、內憂外患之下換CEO

      隨著2018年加密貨幣價格大幅下跌,至2018630日比特大陸因持有加密貨幣等存貨減值帶來的損失高達4億美元;2018年下半年加密貨幣價加速下跌,會不會把比特大陸2017年全年的利潤都跌沒?如果退回到2016年,比特大陸全年的礦機銷售收入才2億美元。

       

      隨著業績下滑,才在2018年初大幅招人的比特大陸,在2018年底裁員了,公司的權力結構也在調整。

      201811月之前,北京比特大陸設5人董事會,詹克團和吳忌寒還有其他創始團隊成員都是董事。

      201811月變更為只設一個執行董事,由詹克團擔任,而吳忌寒從董事改任監事。

      20191月,由產品工程總監王海超接任CEO,結束多年來由兩人任聯合CEO的狀態。

      傳聞詹克團和吳忌寒都已同意交出管理權,吳忌寒曾短暫妥協退讓,但后來詹克團卻獨攬大權?

       

      一邊是幣價大幅下跌營收大減,另一邊卻進入燒錢的芯片行業,申請上市還不成功,這就是傳說的屋漏偏逢連夜雨吧?也是爆發戰爭的誘因?

      一家公司的創始人紛爭,可能發生在公司發展順利時,賺大錢了,有人可能會覺得自己拿得少了,比如西少爺創始人的紛爭就發生在公司爆紅時。

      也可能發生在公司發展受挫時,比如比特大陸。

       

      四、公司控制權爭奪戰,二股東把大股東踢下臺

      20191028日,詹克團率隊參展深圳安博會。

      同一天,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團變更為吳忌寒。

      第二天,吳忌寒向員工發布通知: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

      吳忌寒表示:我必須回來拯救這家公司。

      而詹克團說:一直埋頭做業務,沒想到出個差就已經發生巨變,被一起奮斗的兄弟捅刀,要開始學習用法律思維來思考。

       

      詹克團持股36%是第一大股東,吳忌寒持股20.25%是第二大股東,二大股東怎么能干掉大股東呢?

      當時騰訊新聞《潛望》報道,比特大陸公司的公章一直由吳忌寒助理保管,因此吳忌寒能順利辦理工商變更登記手續。

      可如果拿了公章就能T走大股東,股權還有什么用?

      下圖是比特大陸當時的股權和公司架構:

       

       

      開曼公司是頂層公司,體現真實的股權結構,各股東都在開曼公司持股。

      開曼公司對香港公司100%持股,香港公司對北京公司100%持股。

      北京公司是做實體業務運營的公司,也是掌握比特大陸主要命運的公司。

      北京公司只有唯一的一個股東,就是香港公司100%持股,所以香港公司可以直接決定更換北京公司的執行董事、修改公司章程、變更法定代表人等。

       

      香港公司由吳忌寒做授權代表,所以吳忌寒一個人就能代表香港公司,以100%持股北京公司股東的身份對北京公司的事宜做出決定。

      改變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需要詹克團同意,只需要香港公司同意,就是香港公司的授權代表吳忌寒一個人就能做出決定。

       

      雖然詹克團是開曼公司的大股東,但與北京公司中間隔了一層香港公司,開曼公司無法直接決定北京公司的事情。

      二股東能把大股東踢下臺的關鍵是:二股東控制了香港公司,香港公司是北京公司100%持股的股東。

      所以,想掌握公司控制權,不只要關注最頂層公司的股權結構,還需考慮整個集團的公司體系架構設計。

       

      五、大股東被徹底出局了

      與京東等很多公司到上市才開始實行AB股不同,比特大陸在2016年就已實行AB股了,詹克團和吳忌寒兩人有10倍投票權,兩人加起來共有93%的投票權,可見兩位對公司控制權是有很強意識的吧?

       

      兩人開戰后,本以為吳忌寒只是暫時搶到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職位,詹克團還是開曼公司的大股東,有59.4%的投票權,還是有機會扳回的。因為吳忌寒就算聯合其他所有股東加起來也只有40.6%的投票權,很難從根本上動搖詹克團的地位。

      可沒想到的是,吳忌寒在201911月組織召開曼公司股東大會,竟然取消了AB股。

      詹克團沒有了10倍表決權,只剩下36%的投票權了,而吳忌寒聯合其他股東的投票權可達到64%,詹克團就很難有機會挽回了哦。

       

      可只有33.4%投票權的吳忌寒,怎么能修改公司章程取消AB股,把有59.4%投票權的詹克團的10倍投票權給取消了呢?

       

      “股權道”當時發的文章分析過,按比特大陸公司章程(因曾申請香港上市,按照香港的規則對公司章程做了修改)規定,取消10倍投票權有兩種辦法,第一種辦法行不通,只能用第二種辦法:就是修改公司章程。

       

      而修改公司章程需要獲得出席股東大會75%以上表決權的股東同意,而且只能使用11票,不能使用10倍投票權。

      是獲得出席股東大會75%以上表決權的股東同意,不參加會議的股東票數是不會計入分母的。

       

      而吳忌寒組織的那次開曼公司股東大會詹克團就沒有參加,所以總票數里并不包括詹克團的票數,吳忌寒獲得100%票數通過都是有可能的。

      成功修改公司章程后,詹克團的10倍投票權就被取消了。

       

      吳忌寒是先搶走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職位,就是先打草驚蛇,后才開會取消開曼公司的AB股。

      很幸運的是,先打草驚蛇,蛇居然沒跑。

      20191028日被取消法定代表人職務后,詹克團在11月初就去法院起訴了,但很快又在117日改為申請行政復議。

      這么短時間內詹克團已經做了2次轉換,卻居然錯過吳忌寒組織的11月開曼公司股東大會。

      所以,吳忌寒贏這一局有非常大的運氣成份,如果詹克團參加開曼公司的股東大會,吳忌寒組織的這次會議就不會成功。

      而且吳忌寒組織的這次股東大會也有瑕疵,后來竹子還一直擔心這次決議被撤銷。

       

      至于詹克團為何沒有參加這么重要的會議,是沒留意信息而被動錯過?還是因為誤解規則而主動錯過?歡迎知道的朋友留言哈。

      雖然竹子本有機會問寒總的,但并沒有問,我們的追求是提供有質量的內容和服務,不是爆料各種信息,不會主動打聽或透露客戶的隱私或秘密。

      直到事件結束才透露竹子曾參與過這一事件,也是出于同樣的考慮。

       

      溫馨提示:

      國內公司法把公司分成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兩種,兩種公司的法律規定是不一樣的:

      市場上大部分公司都是有限責任公司,默認按股東的總表決權計算,不管有沒有參加會議都要把股東的票數計入分母。

      而股份有限公司默認按出席會議計算票數,不出席會議就不計入分母,上市公司都是這種。

      所以,上市公司的規則和非上市公司不同,請不要盲目套用哦。

       

      六、錯失良機

      被取消10倍投票權后,詹克團又在2019129日組織召開開曼公司股東大會,要求罷免所有董事,選他為唯一董事,但沒有獲得通過。

      按公司章程規定,將設董事會改為只設一個董事需要修改公司章程,而罷免獨立董事還有特殊要求。

       

      其實,原本詹克團有機會動下手指就把吳忌寒揣下臺的,而且只需要憑他自己一個人的力量,都不需要拉攏其他股東。

      因為比特大陸的公司章程規定,擔任董事是擁有10倍投票權的必要條件,如果不再擔任董事就自動取消他的10倍投票權。

      公司章程還規定,罷免董事需要1/2以上票數通過。

       

      在取消AB股之前詹克團有59.4%的投票權,超過50%,他一個人就可以決定罷免吳忌寒的董事職務。而吳忌寒不是董事之后他的10倍投票權就會自動取消,而詹克團的10倍投票權還繼續保留。

      這樣就會變成:詹克團一個人有84.9%的投票權,吳忌寒的投票權只是4.8%。

      如果這樣操作吳忌寒就沒有還手之力了,可惜詹克團錯過了這樣的絕佳機會,后面花這么多力氣鬧騰也只是小打小鬧而已了。

      有些事情錯過就是錯過了,是沒機會后悔的。

      更詳細的分析可以看“股權道”當時發的文章(注:當時的文章在投票權的計算上有微小差錯)。

       

      吳忌寒這邊原本也有更好機會的,也是錯過了。

      同樣道理,在開曼公司股東大會時,吳忌寒原本可以罷免詹克團的董事職務,而不是修改公司章程取消AB股。

      罷免詹克團的董事職務后他的10倍投票權自動取消,而吳忌寒的10倍投票權可以繼續保留。

      這樣就是變成:吳忌寒有71.74%的投票權,而詹克團只有12.75%的投票權。

      可惜兩邊都錯過了非常有利的重要機會,后來繼續扯皮了一年多。

       

       “股權道”在202016日發的分析文章,比特大陸的員工第二天就找過來了,寒總的人還是挺積極的,為了找到竹子的聯系方式,還付錢購買了我們的付費內容。

      他們的員工說報銷機會邀請竹子去北京聊聊,竹子的回復是:我們沒有合作關系,去北京要先付1/天。

      他們的回復是:先交朋友,合作是聊出來的,1/天太貴了。

       

      竹子是個不擅長營銷的人,如果現在無法確定合作關系,我去北京也談不成合作,只是浪費我的時間而已,所以就算比特大陸是全球行業第一的公司,也是不會上門談合作的。

      不管對方公司多有名,對我的意義就是付錢,如果連錢都不愿意付,那它再知名對我有何意義呢?與其浪費時間去做不擅長的營銷、應酬,還不如多花時間提升自己的水平,我能做到的不是別人隨便可以做到的,相信A公司不找我也有B公司會找我的。

       

      七、全面開戰

      在這之后,兩位創始人爭奪公司控制權進入全面戰爭。

      吳忌寒說:雙方的公司治理律師正在境內外較勁。

      報道說:詹克團請了開曼、香港、大陸三地律師,詹克團起訴要求撤銷吳忌寒主持的開曼公司股東大會決議,這單官司直到雙方和解都還沒結束。

       

      更多的爭奪在北京公司,和國內的其他公司。

      詹克團在201911月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吳忌寒任法定代表人的那次工商變更,后來覺得去法院打官司時間太長又撤訴,改為申請行政復議。

      還在福建起訴北京比特大陸下屬的福建湛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要求凍結36%的股權并分割。

       

      八、第一次反轉

      在詹克團申請行政復議過程中,北京公司做了第二次變更,法定代表人由吳忌寒變成了劉路遙。

      為此,詹克團申請了兩次撤銷法定代表人變更的行政復議,兩次都是詹克團贏了。

       

      因在辦理法定代表人變更登記時,吳忌寒這邊提交的《股東決定》第5項寫:同意修改公司章程。

      后來把這第5項劃掉了,并蓋了北京比特大陸的公章。

      行政復議說這是無權修改,破壞了股東決議的真實性,所以吳忌寒的法定代表人變更被撤銷了。

      而吳忌寒這邊說:當時工作人員提醒辦變更不涉及公司章程的修改,就把這項劃掉,蓋了北京公司的公章。

      還說行政復議決定違反公司法和北京比特公司章程,會提起行政訴訟。

       

      “股權道”當時就此事發過分析文章:

       

      北京公司的股東決議是由香港公司作出的,對股東決議的修改也應該由香港公司作出,而不是由北京公司做出。

      工作人員不一定是專業的,要不要接受或如何接受他們的意見,最好有自己的專業判斷哦。

       

      被詹克團申請第一次行政復議后,吳忌寒這邊不是考慮替換一份無瑕疵的股東決議,而是做了第二次法定代表人變更,從吳忌寒變更為劉路遙。

      唉,逃避是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最終的結果是兩次變更都被行政復議撤銷了。

      吳忌寒這邊還說要就行政復議提起行政訴訟,打官司多費事呀,也許1-2年都結束不了。但香港公司是由吳忌寒控制的,再辦一次變更也許只需1-2天就可以哦。

       

      當時有人說,行政復議撤銷吳忌寒的法定代表人變更,是有特殊力量介入。

      竹子一直相信陽光的力量,也努力提升自己的水平,爭取不要被太陽曬暈了。

      如果你把事情做得漏洞多多,隨便能讓給別人抓到把柄,別人不需要特殊力量都能扳倒你了。

      但如果自己把事情做得足夠有水平,就算有特殊力量介入也是不容易被扳倒的。特殊力量介入也不敢明目張膽吧,難道要把白的說成黑的?本屆領導對陽光的追求不是說來玩的,得付出多大代價才能讓特殊力量冒前途和生命危險干這樣的事呢?

      一些人迷信特殊力量,不愿意花點錢請專業的人,卻寧愿花大價錢去請特殊力量,也許事情還沒解決,還把人整進局里去了。

       

      九、兩邊混戰

      法定代表人變更被行政復議撤銷后,詹克團申請恢復工商登記,改回詹克團是法定代表人。

      202058日上午,在詹克團領取新的營業執照時發生了搶營業執照事件,后來有人被進局里了。

       

      詹克團拿回北京公司的控制權后,更換管理人員、解聘部分員工,換銀行收款賬號、轉移礦機、不按吳忌寒掌權時的約定給客戶發貨等,涉及金額達2億元,導致有客戶堵門要求發貨、比特小鹿無法正常提供服務等。

       

      兩人都沒有停戰的意思,有句話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一些員工也很困惑到底該聽誰的?與比特大陸有合作的關聯方也著急,這樣打下去他們怎么辦?

       

      過程中有好幾拔人找過竹子,都是吳忌寒這邊的人,看來支持他的人還是挺多的哦。

      他們一來就問:能不能幫吳忌寒快速搞定,結束這場戰爭?

      他們之前請的律師+法務在二位數以上,還請了北大、清華、人大、政法等專家出意見,加起來有幾十的專業人士參與過,花了大半年時間也沒搞定。

       

      比如某人在路邊暈倒成了植物人,花錢托關系請了幾十的專家、名醫,各種先進設備、名貴藥品都用了,治了大半年也沒治好。

      竹子還沒見過病人,不知道他得什么病,該用什么方法治,所有文章的分析只是基于外部傳言。一來就問我能不能快速搞定?如果我真的搞定了,該給我付多少錢呀?

       

      他們各自錯過一次又一次良機,還給自己挖坑,每一天都在變化中,誰知道又給自己挖了什么坑呢?竹子因為不了解情況,所以無法給確定性意見。

      竹子最大的能耐是幫你從一開始就不要掉進坑里,但沒有起死回生的能耐,如果你給自己挖了大大的坑往里跳,我是沒有力量拉起來的。

       

      竹子告訴他們,之前比特大陸的員工找過了,覺得1/天太貴,所以就不需要再推薦了吧。

      有人說,直接和寒總對接與員工不一樣,寒總還是挺大方的。還有人說,實在不行這1萬的錢可以他們來出。所以還是把我推薦給吳忌寒了。

      但前幾拔人的推薦都沒效果,可能是各種給吳忌寒推薦的人太多了,他以為是江湖騙子么?

      不過最后還是有人推薦成功了,據說是把“股權道”的文章轉給寒總,他看了文章就表示有興趣了。

      寒總果然和傳說的大方,加微信直接發大紅包。然后竹子又是那種“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

       

      十、第二次反轉

      前面說過,因為北京公司的唯一股東是香港公司,而吳忌寒是香港公司的授權代表,所以吳忌寒還是有機會再次扳回的,“股權道”之前發文章分析過。

       

      竹子和寒總聯系上時,他們已經在申請第二次將法定代表人改為吳忌寒的工商變更登記了。

      只不過,因為詹克團以北京公司的名義要求撤回吳忌寒申請法定代表人變更的申請,阻攔申請變更不成功后又去申請行政復議,比特大陸被要求暫停辦理變更,所以事情就停住了。

      正常而言,目標公司本身是不能阻止股東做出決定的,但詹克團以目標公司的身份要求撤回股東申請的變更,行政復議被受理了,還延長時間了,幸好最后還是被駁回了。

       

      也幸好當時的變更受阻了,如果那次變更成功的話,也許還可能會再次被推翻哦。

      因為他們還是用了之前那個舊的股東決議,只是在劃掉“同意修改公司章程”的第五項那里,由之前的北京公司蓋章改為香港公司蓋章。

      而那份舊的股東決議,除了刪除“5、同意修改公司章程”有瑕疵以外,股東決議開頭寫的“20191028日在公司會議室作出如下決定:”這句話非常有問題。

      如果當時沒有真的在那個時間、在會議室作出決議,這就是個假的股東決議,依據這樣一份股東決議做的變更還有可能再次被撤銷哦。

       

      竹子后來幫他們重新起草一份股東決議,2020年下半年出的股東決議,既要確認吳忌寒是從20191028日開始擔任執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也不要沿用舊的股東決議,不能把舊的瑕疵帶進來。

      等到詹克團申請的行政復議被駁回后,在2019914日才用新的股東決議將法定代表人變回吳忌寒。

       

      十一、和解和大結局

      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第二次變回吳忌寒后,詹克團還是不服,又去打官司了。一邊打官司一邊談判,兩邊共發起超過20多單官司。

      在法定代表人變回吳忌寒的前幾天,詹克團還利用當時是工商登記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拆出幾家子公司設立循環結構,把幾家子公司鎖住了。

       

      不到迫不得已的最后一刻,詹克團都是不愿意真心談和解的吧?而吳忌寒一直都是同意談判的。

      201910月第一次法定代表人變更為吳忌寒時,傳聞詹克團是同意談判的;他說后來法定代表人又變回詹克團了,就不同意談判了。

      20209月法定代表人第二次又變更為吳忌寒后,詹克團又去打官司了。

      最后還是同意談判,也許是覺得這官司成功的概率不高吧?這次變更用的是竹子起草的股東決議哦。

       

      談判方案變了好幾回,最終于20201216日達成和解協議。

      2021126日付款后,本來可以當天就把北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吳忌寒變回詹克團的。據說因為詹克團之前去行政訴訟,工商變更被凍結了,所以需要先解除凍結,隔了一個多月才能辦的變更。

       

      十二、股權道的點滴思考

      1. 傳說一山不容二虎,就算暫時沒有戰爭,以后也可能會發生戰爭的吧?

      所以一家公司最好還是一個人說了算,多頭領導可能會發生內戰哦。

       

      2. 法定代表人是掌握公司控制權的必要條件,經過這次比特大陸的戰爭,大家不會再懷疑吧?

       

      3. 合同一方面是為了明確交易規則,另一方面是預防萬一。

      考慮對賭條款能不能接受,不是想著不會發生,因為未來是很難預測的,更應該考慮萬一發生了你能接受嗎?

       

      4. 這場戰爭持續了一年多,花費的時間、金錢、人情、損失可以億計,只因一個幾十字的股東決議起了決定性作用。

      如果201910月第一次變更就用正確無誤的股東決議,就不會多次反轉,花一年多時間去打仗了吧?

       

      我這么說可能有人不認同吧,比如前面說的植物人,別人花大錢請這么多高手、費了這么長時間沒治好;而我只是告訴人家在某個位置扎一針,人就醒了。

      這針才值幾個錢呀?再說針還不是竹子自己扎的,我只是告訴他們在哪個位置扎針而已。如果不是前面花大價錢用進口設備和藥品,也許人早死了,哪等不到我教他們扎針呀;再說,雖然扎針醒了,但還要花很多錢去調整身體呀。

      如果我做一場高難度的手術把人弄醒,別人才覺得是值得的吧。

       

      比如別人花100萬幫自己解決了1000萬的問題,給他付120萬是值得的。

      如果我花100塊錢成本就幫別人解決了1000萬的問題,有的人連付200塊都覺得貴吧,更別說同樣付120萬了。

       

      有些人把成本當價值,而不是把價值當價值。

      比如A員工很聽話、領導說什么就做什么,天天加班到晚上12點,但他做的事情又慢質量又差。

      B員工從來不加班,但做的事情又快又好。

      然后給A升職加薪,而B則不被待見,這樣的結果是把能力強的人都淘汰了,留下一些能力差只消耗成本的人,讓劣幣驅逐良幣,公司也會被市場淘汰吧?

       

      竹子從來不覺得高成本=高質量,否則每個人花三年時間讀高中都能考上北大清華了吧?可有個詞叫“方法得當、可以事半功倍”哦。

      但高質量給更高的價格是應該的,就是按價值付費,不是按別人的生產成本付費。

      也不覺得名企名校一定會如何,也許概率更高,但不等于必然。

      或者因為竹子只是二三流本科畢業的緣故吧?竹子是管理專業畢業的,并不是法律專業,2000年考的律師資格。

       

      5. 先掌握公司控制權只是開了頭,要守住公司控制權還要做全方位的防御,否則任何一處有缺口都可能被別人攻破。

      比如吳忌寒第一次變更的股東決議有瑕疵,工商局都沒意見給辦變更了,但是后面還是被撤銷了。

      這樣的瑕疵,如果不是雙方打仗通常不會有提異議,就順順當當的往下走了。但當雙方發生爭議時,看似無關緊要的東西就可能成為致命的缺陷。

      所以我們的公司控制權設計課程是教你從6個層面、4個維度做設計的。

       

      6. 關于公司控制權,上上策是設計規則。

      通過規則設計,你可以持股1%有控制權,別人持股90%沒有控制權。

       

      中策是利用規則,比如詹克團是大股東還是被二股東踢下臺了,這是吳忌寒利用規則的結果。

      但他們兩方都沒有充分利用好規則,否則詹克團早就可以一局定輸贏了,并不需要這么長時間的戰爭。

      下下策才是打官司,他們兩邊發起了20多起官司,結果又如何呢?可惜有人卻把下下策當成上上策。

       

      7. 文件、合同就是設計規則。

      有人覺得合同、公司章程、股東決議這些就是文字游戲,看不起吧?

      其實法律也是文字游戲,也可以同樣看不起法律哦,不要撞到刑法被進去才好。

      合同、公司章程、文件都是設計規則,任正非說,他的唯一愛好就是改文件;而海底撈的張勇,也是很重視規則設計的。他們創辦的公司遙遙領先于同行不是沒有道理的吧。

      規則是本、具體的事是末,只有長遠眼光的人才明白規則的力量吧。